美国大选时段 邮改按下“暂停键”

  在美国邮政服务部门工作了22年的Lori Cash从未像现在这样对自己的工作感到不安。

  邮件分拣机和街头邮箱遭拆除、邮局职员工作和加班时间缩短、成堆的延误邮件、不断的投诉信息......这一切改变,都是从今年6月路易斯・德乔伊就任第75任美国邮政总局(USPS)局长之后宣布改革开始的。

  “不耽误邮件是我们工作的基本准则。所以当有一天有人跟你说不用每天把所有的邮件都寄出,这简直颠覆了我们的工作传统。对于杂志或广告来说,这样的延迟可能微不足道,但对于小企业的付款或者大选的选票邮寄,将会产生巨大影响。”Lori Cash不无担忧地说。

  Lori Cash的担忧不是个例,在美国大选进入倒计时的关键时刻,邮寄选票成为民主、共和两党关注的焦点。

  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多达半数的美国选民可能以邮寄投票形式参与选举。因担忧德乔伊所推的改革会导致邮寄选票处理滞后,进而影响选举,民主党籍国会议员和多州检察长连日以立法、传唤和诉讼等形式向德乔伊施压。

  当地时间8月18日,德乔伊宣布,该局将暂停业务改革措施,如削减邮件处理设备和移除收件箱等,直至大选结束。

  1 通过降成本增加收入

  美国邮政局是联邦政府的一个独立机构,其投递效率虽不及商业化物流企业,但具备实惠可靠、邮路覆盖偏远地区等优势。

  但自2006年,一项立法要求“在邮政服务中引入竞争”起,美国邮政局必须自负盈亏,不仅官方财政拨款减少,在各项政府邮寄合同方面也要和商业化邮政机构竞争,运营现状并不理想。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美国邮政局净亏损22亿美元,营收为176亿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23亿美元。目前的债务超过1000亿美元。

  今年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德乔伊为第75任邮政局局长。据悉,德乔伊来头不小,此前是一名物流行业的高管,并不具备在邮局系统内部的工作经验,但他是特朗普的“铁杆粉丝”。自2017年以来,德乔伊向特朗普等共和党人共捐赠了超250万美元,他还曾负责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筹款工作。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称,这是特朗普将无党派政府机构变得更加政治化的事实之一。如果将共和党的“铁杆粉丝”安插在邮政局内部,或将影响2020年总统大选的走势。

  上任后,德乔伊就在全美范围内大力推行改革,旨在削减成本,采取禁止邮递员加班、禁止多跑一趟运送货物等措施,自此,美国各地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邮件交付延误。

  8月7日,德乔伊重新任命了23名高管,并罢免了两名负责日常运营的官员。他表示,新架构围绕三个业务部门组成,将通过降低成本和增加收入来提高效率。

  2 重压下暂停改革

  改革的初衷看似是好的,但是邮局作为大选过程中的关键机构,能否及时送达选票对大选产生了巨大影响。

  通常情况下,大部分选民都会前往投票站为大选投票,若投票日不能前往投票站,则可进行缺席投票。无论缺席投票还是邮寄投票,选民都是通过邮寄的方式参与投票。

  最近几十年,越来越多的人采取邮寄选票的方式来投票,其中包括特朗普本人以及特朗普政府的许多高级官员。在2016年的大选中,约1/4的选民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投票。

  由于疫情蔓延,为防止选举日投票站点出现集会,美国各州都扩大了邮寄选票的使用范围。据悉,美国已有34个州以及首都华盛顿特区允许所有注册选民用邮寄选票方式进行投票。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截至8月14日的统计显示,共有超过1.8亿注册选民可以通过邮寄选票进行投票,约占全美注册选民的77%。

  然而上周,美国多个城市的邮件分拣机和街头邮箱遭拆除,与此同时,美国邮局警告46个州政府,可能无法在11月3日大选日前送达所有邮寄选票。

  美国邮政局给出的理由是,一些州的选举法规定的邮寄投票最后截止日期离大选日太近,没有为选票的填写寄出和寄回留出足够时间,这与邮政服务系统的投递时效“存在冲突”。

  例如,宾夕法尼亚州的法律规定,选民最晚可在大选日前一周申请邮递选票,邮政局向该州政府表示,这个时间并不足以保证所有选票按时到达选民所在地。按照目前的规定,大选日之后收到的选票将作废票处理。

  宾夕法尼亚州是美国大选中的重要摇摆州,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仅凭不到1%的优势拿下该州。包括佛罗里达州和密歇根州在内的其他摇摆州也收到了邮政局发出的类似信件。

  邮政局的理由引发全美舆论哗然,不少民众纷纷指责正是德乔伊自6月中旬上任后推行的部分改革措施导致了邮件投递时效的延误,更有民众担忧其推行的改革措施和邮寄选票存在利益冲突。

  当地时间8月15日,大批抗议者聚集在德乔伊位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家门外举行抗议活动。

  此外,已有21个州就美国邮政局未经国会批准变更业务继而影响选举一事提起法律诉讼。其中既包括加利福尼亚、纽约等人口大州,也有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等大选摇摆州。

  与此同时,多位民主党国会议员亦要求德乔伊与美国邮政主席邓肯(Robert Duncan)出席8月24日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召开的听证会,并就新局长主导的改革措施提供证词。

  民主党人发表联合声明称:“邮政局局长和港股00001)邮政部门高层官员必须回答国会和美国民众的问题,他们为何在大选前几个月推进这些危险的新政策,这些政策可能令数百万美国人无法发声。”

  在各方重压下,德乔伊在8月18日发表声明,向美国公众作出四大保证:不调整邮局营业时间,邮件处理设备和收件箱保持原位,不关闭任何分拣设施,投递加班业务已经并将继续得到批准。“邮政总局现在已准备好处理今年秋季所有选举邮件”。

  3 两党博弈

  尽管目前来看,邮局改革风波似乎告一段落,但两党间的博弈没有停止。

  据彭博社报道,民主党占多数席位的众议院今年5月通过一份纾困法案,同意为邮政局拨款250亿美元,额外援助36亿美元以改善选举安全。白宫和两院随后就法案展开磋商,民主党方面本月早些时候同意把额度降至100亿美元,但整体谈判最终仍因双方分歧严重而破裂。

  特朗普8月13日宣布,他反对为美国邮政局提供额外资金,并承认他的这一立场会造成该局资金短缺。但15日他又改口说,支持援助邮政局,只是不愿屈从于民主党在纾困法案中提出的其他要求,包括救助疫情前已负债累累的州政府。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曾报道称,特朗普幕僚们正试图通过行政命令阻止各州推行邮寄投票。

  事实上,从今年5月开始,特朗普就对邮寄选票频繁发声,他宣称邮寄投票如果激增,会滋生大选舞弊现象,却不能提供证据。

  特朗普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曾表示,一旦允许所有州以全民邮寄方式投票,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骗局”,到时可能连选民的宠物及已去世多年的选民,都会收到选票。

  8月17日,特朗普再次批评部分州政府允许选民可以以邮寄方式投票。

  8月18日,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表示,仍将按计划要求众议院议员提前返岗,并于8月22日表决《美国投递法案》,因为她“不信任”德乔伊。法案禁止邮政局对其在“2020年1月1日实施的运行或服务水平作任何更改”。

  特朗普表示,目前正采取措施来解决美国邮政局财务的长期“灾难”,并称佩洛西准备紧急立法,解决美国邮政局邮递延迟问题之举是一场“骗局”。

  中银香港港股02388)金融研究院经济学家丁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投票方式本身不会对选举结果造成大的影响。实际上,由于全面疫情,社会、生活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任何一种变化理论上都会对于大选造成影响。但选举本身就是选出在现在预期发生的未来情境下对美国最合适的总统,因此不能说邮寄选票对于哪位候选人不利或有利。国内疫情、经济、社会和国际环境、中美关系都会影响选民的意见。

  《美国之音》(VOA)曾刊文指出,多项研究表明,虽然邮寄投票在实际操作中仍有问题,但就结果而言,邮寄投票不会给任何一方带来优势,选举专家以及共和党内许多人也认为邮寄投票不利于特朗普这一讲法毫无根据。

  英国《金融时报》称,关于削减邮政局成本的争论进一步凸显两党就邮寄投票的明显分歧。

  4 市场或出现大幅波动

  眼下,距离11月3日美国大选投票日只剩两个半月,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民调支持率仍落后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但差距已经在缩小。

  被认为是支持民主党的媒体CNN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拜登仅以50%对46%领先特朗普4个百分点。此前6月份进行的同一民调显示,两人之间的差距是14个百分点。民调的误差率为正负4个百分点,这个4%的差距基本上没有意义。

  CNN的调查还发现,在15个摇摆州中,两人的支持率打成平手:拜登获得49%的登记选民支持,特朗普的这一比例为48%。

  专家指出,有4年前希拉里的前车之鉴,特朗普开始后来居上,对拜登而言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危险信号。

  Neuberger Berman投资总监Joseph Amato认为,邮寄投票成为选情最新不明朗因素。

  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回溯至1930年的数据显示,当标普500指数在大选前3个月上涨时,现任总统往往会赢得总统大选。

  摩根大通估计,如果拜登当选,美国企业利得税率真的升至28%,标指成分股利润将下降5.5%,资本开支将减少500亿美元,股份回购额将减少逾1000亿美元。

  Villere&;;Co.基金经理Lamar Villere表示,时间渐近11月,选举效应会越来越强。其公司预期市况或于未来数周出现大幅波动,因此预备卖出股票,保留最多20%的现金,然后观望选情变化,再重新调整组合。